月有清辉

(世界上最可爱的勇利勾引男神维克多的正确方式!)【表情包总是还差一张】

画技渣的我真的画了两个晚上,总算有男神和小天使万分之一的盛世美颜,我忍不住就发上来了❤️

原来的图片会涉及到侵权,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但是我不会只换封面,于是就把第一章删了重编辑一下,这次的封面是我自己的随写,所以不用担心啦❤️

【维勇】*新年贺文*
/其实它跟新年并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我会在这七天之内完结它/这是一个电本理工女第一次发文,真的,由于我的好友【诗情】和【画意】在我漫长的理工生涯中都弃我而去,而本人也并没有谈过恋爱,所以,看到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有什么意见尽管提(但请不要有攻击性言语,我少学了多少年语文理工孩子你们懂的)最后飞一个吻 ~o(^▽^)o mua~💋
/提示:我本身的性别意识不强,就是关于男生该做什么、女生该做什么,在我的世界观里男生喜欢穿裙子和男生喜欢打棒球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不用提示我某个歌剧角色是女的,Victor是男的不能唱这种意见,谢谢🙏/

(歌剧演唱家维克多&青年画家勇利)/梗/

就在那一瞬间抬眼、我看到了清晨洒满碎金色月光的你、而你看进了屋檐下毫无防备的我的眼...
part one 🌛那圣彼得教堂映下的命运之影啊
你蔚蓝透水色的瞳孔热情而神秘、温柔却冷漠,没有什么能将你的目光永驻,就像那位豪放不羁又深藏秘密的吉普赛姑娘,我不是你永远的唐·豪赛,你也不会是我一个人的卡门,但即使如此,我仍愿为你身负罪孽、毅赴深渊……

——Yuri

“Si tu ne m'aime pas, je t'aime(如果你不爱我,我偏爱你)
Si je t'aime, prend garde à toi(如果我爱上你,你可要当心)”
Yuri不住在这清澈高远的歌声闭上眼倾听,而歌词的含义却让人心中发涩,是啊,我已经爱上你,如飞蛾扑火、深陷、万劫不复...每一次凝眸而视都像是以毒攻毒、每一次侧耳倾听都像是饮鸠止渴,If you aren't there,ain't nobody else to impress.
无知无觉,曲终、人散,Yuri依然是一个人走出剧院,昏黄的路灯守候着归人,圣彼得教堂的街角一阵轻吟浅唱流入耳畔,Yuri忍不住随着声音走进晦暗的胡同里,骤然一双只会源于遥远幽深的蓝洋宝石撞进了Yuri的目光、一头浅银色发丝犹如古中国贵族才能享有的上好的丝缎、顺着月光倾泻而下。直到走到那个月之精灵的面前,Yuri才后知后觉:“抱歉,打扰了,那个...你唱的太好了,我就...忍不住...”
Victor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青年,乖顺的黑发附贴在额前和耳后,纯真而诱人的蜜糖色琥珀嵌在眼眶上,慌张的神色使他樱唇微张,是一个清澈而诱人的猎物呢……“没关系,我是Victor,你叫什么名字?”
“yu...Yuri,Katsuki Yuri.”
“这么晚了还会路过这里,是来听音乐剧的吗?”
“啊,是呢,Victor的演唱很感人呢,有时候像是流风、时而又像是溯雪、青云、玉溪、温火……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啊……嗯...大概就是很好听的意思。”
“哈哈,Yuri先生很可爱呢,Yuri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很好奇啊”
“咦?我...我的收入就靠画画然后卖、还有办画展什么的。”
“啊~这样啊,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呢,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看看你的作品吗Yuri先生?”
“嗯,好啊,你可以来我的画室,就在离这不远的一个地下室里。”
“哇~好高兴,走吧走吧。”
Yuri还是第一次带别人来自己的画室,还好外面的房间很正常,都是一些自己游览各地时画下的风景,而里面有一间小一点的画间,存满了Victor的各种画作,水彩、油画、素描、版画......《卡农》、《浮士德》、《图兰朵》......各种各样的角色画,说实话,Yuri还是很怕自家男神这么赤∑(゚Д゚)裸(*/ω\*)裸地看见自己痴汉的成果呢。
从一进门开始,Yuri就一幅幅地介绍画中的场景、意义,从弗洛伦萨的巴吉洛美术馆讲到明治神宫御苑中的菖蒲田,虽然Victor也去过很多地方,但是除了巡演的礼堂周围,根本没有好好逛过景点,这么一看还真是有些遗憾呢。
就这样一直讲到夜半,Victor一个小小的优雅的哈欠提醒着Yuri已为时不早,一阵歉意涌上,Yuri慌张道:“啊...嗯...已经这么晚了,不如就住在我家吧,反正这里离你工作的地方不远,明天早上去上班也来得及的。”Yuri才不会坦白自己是因为这里离Victor工作的地方近才买下这里的呢。
“嗯,好啊!”
“我这有新的内裤和睡衣,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睡......”一起...睡,说完了才反应过来的Yuri君顿时就番茄脸了(🍅形象),满脑子已经被,我的天,我刚刚和我的男神说了什么,我对我的男神发出了什么邀请...刷屏 。
Victor侥有兴趣地看着Yuri脸红的样子,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这是我第二部分文章提到的Yuri人鱼概念画,看在我真的改了一晚上的份上,请宝宝们批评我画技的时候用词委婉、再委婉一点,谢谢🙏么么哒💋(⁎⁍̴̛ᴗ⁍̴̛⁎)

这次的图片是动画原画的截图,我一样是觉得很美就分享给大家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提醒我哦,就像我第一章后有大大评论提醒我同人画需要表明来源就很感谢呢🙏我在这种漫圈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




【维勇】*新年贺文*(第-2-弹)

        Yuri的家就在那间地下室的楼上,这是一个独身男人的房间,却处处透着暖色,三面墙壁手绘着月亮女神阿尔提妮斯与魔神暴风雨神因误会嫉妒而碎裂的爱情、伊与海伦对爱卑微的守候、爱琴海上活在自己梦境中的塞萨洛尼基的悲伤与彷徨,这一切,就像他甜中带酸的无偿之爱......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带着圣洁,亲吻着Victor的睡颜,这个男人无疑是神的恩赐,唱着歌剧的时候是那么光华怒放、平时的相处中又温柔细致、醒能一笑倾人国、睡似天使误入凡尘,Yuri忍不住逆着光晕细细描摹他的轮廓,虽已画过万千遍,却也有种每次看见他都会比上一次更迷人的感觉,所以......才会一直一直、怎么画也画不够,想到这里,Yuri顿时手痒了,等在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站在了那间秘密画室的画架前,没有颜色的素描已难以描绘男神的俊朗、而水彩的淡彩也无法晕出他鲜明的美貌、好像,必须用到油彩、那样壮烈、明艳的颜料才能写意出清晨里那个精灵的妖媚......
也许连Yuri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绘画时的眼神是那么温柔、缠倦,不甚明亮的背阴处房间里,他的神情专注而陶醉。
        敲门的咚咚声和落笔之声同时响起,而Yuri此时的内心充斥着会不会被男神发现小心思的紧张感,手忙脚乱的确认之前的画作都已被藏好,但是画板上这幅笔迹未干的画是无论如何都没法收起来的了,匆匆忙忙组织了一下说辞,才敢打开门,还好这个房间里没有多少男神的作品。
        “早上好,Yuri,在干什么呢?”
        “我...我在...练习绘画,那个...早上好,你饿了吗,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不,还不饿,现在的我比较想知道Yuri刚刚在画什么呢,可以让我看看吗?”
说实话,面对着男神这种水水的波浪眼和心形嘴,Yuri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呢,回身站在了画作后面:“就是这幅,很抱歉,没有经过你同意就......”
        “wow,这是我吗?Yuri 画的好棒呢,Yuri会画自己吗,我比较想看Yuri的自画像呢,可以吗?”
        “啊,可以啊。”Yuri从柜子里抽出一本画册,打开画夹,抽出一张年份不远的水粉画,画中从上到下由白到蔚蓝的渐变,而Yuri在其中化作人鱼,水中自然光下的鳞片五彩斑斓,人鱼赤裸着上身,向上伸出一只手臂,好似要到水面上去看看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周围大大小小的气泡似是七色宝石、晶莹剔透,而青年的神情却不因这美景而欣喜不已,相反,一种似是求而不得的哀伤包围着他,渴望着什么,却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后,或是求而不得、或是得之又失,眼中无泪却比泪水盈眶更加沉重。


        Victor看着画中的人鱼,它很美,让人移不开眼,可那饱含的某种情感却让Victor没由来的想要逃避,状似随意地提起其他话题:“画的真的很有意境呢,Yuri好厉害,平时也这样时常幻想一些有趣的东西吗?”


        而Yuri此时却无法不纠结于自己顺手给出去的这张画,为什么不拿一张稍微明快一点的啊……为什么是这张,男神要是问我为什么画这种悲伤的表情,我能说是对男神你求而不得吗……喂......等等,男神刚刚好像是问了我什么。


        “啊...嗯,是啊,不只是人鱼,我还画过独角兽、银狼、古树......这样的角色,很有意思吧?”有意思个鬼啊,简直羞耻play了好吗?男神不会让我都拿出来吧,等等,我那张虎皮猫的在不在我手上这摞画册里......OTZ


        “哇,还有这么多有趣的设定!”Victor虽然对Yuri的自画像很感兴趣,但实在是不想看到和第一张人鱼眼中一样的忧郁,“但是我现在好饿,可以去吃早餐吗?”


        “嗯,好,我准备了金枪鱼三明治和燕麦牛奶,可以吗?”


        “可以啊~(⁎⁍̴̛ᴗ⁍̴̛⁎)~”


        





(感谢看得下去的宝宝们,欢迎提意见哦)

【夜赢】/【夜蚌】如果是我就好了,如果你眼中的人是我.....我愿长眠于这场无疾而终的感情,痛苦与恐惧已蒙蔽了我的双眼,在这一刻我不去想多体面的离开方式,我只想死在你的手中,想将那一头让我流连忘返深紫色的发丝刻进记忆、让那令我心跳加速的海蓝深邃的瞳仁融进我的生命、永远记住那让我移不开眼的鸦青色和服,我终于知道,最痛的永远不会是可以痊愈的伤口,而是你不在的生活中我每一刻的呼吸......